Google+ Followers

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

雙星到坐卻重病又重病的屋(下)


**此篇章同時取錄於第216 (20156月號)玄學雜誌《新玄機》中。**


續上篇...
「此宅離宮開門:
一房設在巽宮(母、妹之寢息位);
一房設在坤宮(客戶(大女)與丈夫、新生女兒之寢息位);
大廳與梳化在離宮(父之寢息位);
廚房在兌宮;
廁所在乾宮;
祖先位安置在庚位;
坎宮內有高大層架置滿雜物,大窗外可望高層遠景,前方開揚無阻,500尺內不見高樓。」


宅盤如下:坐壬向丙


在坐壬向丙的星盤內,筆者認為離宮開門只較兌宮開門稍為好一點,是為全盤第二差的宮位,首先是星組與方位宮氣的錯配,另外是97此星組在八運內具有特別大的破壞力,原因如下:
七赤剛退氣,餘威尚在;
七赤長期受九紫所刺激,激起凶性;
即使運內的流年遇最強、最吉利的八白時,八白的土性卻通了火金互剋之關,形成一片火生土、土生金之象,且順生有源,這反而大大助起了七赤的惡金,此情況正正是玄機賦中的逢恩不發,祇緣恩落仇宮。

只要熟悉九星星情,一定了解到七赤破軍之惡,較之於二黑、五黃真的有過之而無不及,而且其性力猛、迅速及突然,往往使人防不勝防。可嘆又可恨的是,坊間仍有極多風水師運用土五行去化解這97之關,無疑這種做法在七運內是效果昭著的,但在當下八運仍沿用此方法,受試者也就只好苦嚐破軍之惡了。

說到宅中佈置及活動:
廁所落在對應父位的乾宮內,父在主劫難的離宮寢息;
對應母位的坤宮有客戶三囗的活動及嬰兒叫喊,母在主災病的巽宮寢息;
另一組二五同宮的兌宮受到廚房煮食的刺激,宮內庚位又有長明燈照射以及香燭煙燻;
至於掌管人丁健康的坐方坎宮,望空無靠其實不是缺點,最壞是雜亂的高大層架,置放此物在坐方,等於置放了破爛的假山在丁位,全局巒頭與理氣的配置可謂給予了絕佳的狀況讓凶星在凶宮發惡,幸而坐壬向丙的離宮星組尚危而有救,向星與運盤七三合十,否則所患之病必然更加嚴重。

-流年2011:父患眼疾,得黃斑病。
流年克應的關鍵:除了離宮門位外,還需要參看全局木五行的狀況、八白的力量與及六白與乾宮的狀況。



-流年2012:客戶(大女)與丈夫一同遷入,誕一女,父患膀胱癌。
流年克應的關鍵:參看全局水、土五行的狀況、八白的力量與及六白與乾宮的狀況。


-流年2014:母患乳癌,客戶(大女)與丈夫連同女兒一同遷出,妹妹亦相繼遷出。
流年克應的關鍵:如對玄空飛星的了解薄弱,很可能便以為這年為吉祥喜慶之年。除了離宮門位恩落仇宮外,還需要參看兌宮、乾宮、坎宮與及二黑與坤宮的狀況。


風水上的調撥技巧不是逢凶星便去化洩,否則只會令全局的五行失衡及該星宮所主之人事過度虛弱,化得一災時,卻換上另一劫。雙星到坐卻重病又重病的屋(篇)雙星到坐卻重病又重病的屋()旨在告訴習玄空飛星者不要盲目相信基本坐向的決定性(到山到向旺丁旺財、雙星到向旺財不旺丁、雙星到坐旺丁不旺財、上山下水損財傷丁),星雖只得九顆,但九星交疊已能夠造出非常複雜的局面,如你覺得玄空飛星簡單易學,一是你憑星盤便已經能夠準確地判斷流年內的各種基本吉凶,二是你還停留在初階入門的階段。

至於化解之法,由於客戶不想變動兩房及廚廁的位置,筆者便主力集中處理坎宮的佈置,各宮只稍作調節以配合雙八的發揮:
將祖先位安置在坎宮內並面對門位,除去雜物架,確保離宮開門後到中宮再到坎宮的大窗之間的一路暢通無阻,即大門沖窗,亦即坊間風水師所謂的漏財又不吉利的情況。當時客戶的父母對筆者的安排極度懷疑,只肯作各宮的細微處理而獨欠坎宮不佈,直到多月後至2014年冬,此時客戶與丈夫及女兒已經遷出,客戶其後赫然發現父親似有病患複發之象,便不顧父母反對而自行依筆者的方法佈置,今父親無礙,母有大癒,皆大歡喜,可見「一貴當權」的威力!(本篇完)


《新玄機》網址:http://www.fengshui-magazine.com.hk

道機網頁:www.outoftruth.com
道機電郵地址:outoftruthok@gmail.com

歡迎轉載,但請註明出處,謝謝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